江苏老乡两个“80后”朋友

□王存玉

开专业会时,时常碰到不少业界翘楚、大牛、前辈自称“80年后”。他们不是真正80年后,都是八十多岁的老头老太也。他们壮心不已,思路敏捷,依然活跃在一线。原上海交通大学第九人民医院院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邱蔚六老师,就是这样一位可敬可爱的80后朋友。大家都在讲建设世界一流的学科,要我说,他打造的头颈颌面外科肿瘤学科早就是世界一流了。每次开会见到这位80后都非常开心,受益良多,为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良师益友而自豪也。

我还认识一位真正的80后朋友,江苏老乡,名叫顾臻,他现在是浙江大学求是讲席教授、药学院院长。刚看到新闻,英国皇家化学学会授予他Felix Frank奖章,以表彰其将药物递送用作糖尿病及癌症治疗的理论与技术创新。看到这则新闻,要套点近乎,多讲几句。顾教授海门人,大学是南大毕业的,曾是UCLA工程学院生物工程系的正教授也。我们认识还挺有趣的,也有缘分。我搬家到洛杉矶的时候,他已从UCLA毕业。他在MIT做了几年博士后,很快在我的母校UNC找到了教职,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,在人工智能的药物递送、肿瘤的免疫治疗等方面开发了一些非常尖端的技术和产品,估计很快就能用到临床,造福人类。因为他做得太优秀,我们学校又重金把他挖了回来。有一次,他做讲座,题目挺吸引人,我也在工程学院兼职,加上对这位新来的大牛很好奇,所以就去听了,还问了几个问题。想不到,讲座结束后他来找我,首先告诉我,他是江苏省口腔医院的女婿,并且还与带我实习的王光桦老师非常熟悉,估计他知道我是南医省口腔毕业的。再一聊,他四十还不到,真正的80年后,堂堂正正的大学正教授!印象中我们也没聊几句,他就约我吃饭喝酒谈合作。后来是他先请我吃饭,还是我请他来我家喝酒,具体的忘记了。总之,高兴之情甚过他乡遇故知也!这80年后学问做得好,人也非常活络,上上下下都喜欢他,常请外面的大牛来做讲座或学术交流。他对洛杉矶的中餐馆比我还熟悉,大概是他常看我的朋友圈,知道我好吃,请大牛吃饭的时候总是叫上我。更令我吃惊的是,大堂经理都与他很熟,总会给他加好东西。

饭吃多了,总得干点正事,刚刚计划要合作做点事,新冠疫情发生了。再后来他告诉我,要送母亲回国。我托他给我带点黄连素回来。想不到,没过多长时间,他问要不要把黄连素寄给我,说不回来了,决定去浙江大学药学院,任院长和教授。这浙大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,能把这么世界级的优秀人才吸引过去,我估计他应该是国内外最年轻的药学院院长。我个人还是觉得浙大够“缺德的”,疫情期间竟然把我的饭友弄走了。

这次顾臻获英国皇家化学学会授予的Felix Frank奖章实在是可喜可贺。看上去奖章是铜质的,但含金量非常高,能够得到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的认可,真是非常了得也!我得好好向这“80后”学习,努力工作。尽管有疫情,一大早我来到办公室上班。想不到门上有一封国内的来信,打开一看是上海的“80后”邱老师寄来的。十几年了,新年前夕,邱老师总是寄来他和太太王老师的合影,背后写上他们美好的问候和祝福。

有这样二位80后朋友,一老一少,作为我为人做事的标杆,真是上辈子修来的。高兴之余,记下来,与大家分享。

来源:泰州晚报